自己动手,做一份大城市的招商名录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1-30 11:34:02     |     浏览次数:

近日,上海市经信委发布了《上海市产业结构调整负面清单(2018版)》(下称“负面清单”),该清单在2016年488项内容的基础上做了进一步调整,扩充了53项内容,淘汰低端企业的力度继续加码。


事实上,不只是上海,许多一、二线的大城市都面临着产业转型升级,需要进行土地二次开发和区域规划调整。许多创造过无数税收和就业的企业,如今却如毒瘤一般,在产业调整的浪潮下,面临着被扫地出门的境地。


但如今经济环境如此不景气,绝大多数城市是没有“选资”的资格的,这些被大城市“遗弃”的企业,却是周边的小兄弟们拼得头破血流要争抢的对象。


对这些计划外迁的企业,派出精兵强将,前去大城市驻点招商,看似顺理成章、但具体实施起来,却又没那么简单。


去外地招商,人生地不熟,一般情况下,地方领导肯定要先去拜访某某产业合作联盟、产业联合会等,一来交个朋友,二是希望套取一些有用的企业信息。


然而,谁都知道企业名录是块肥肉,全国各地的招商代表团纷至沓来,为的就是这张纸。


但是这么值钱的东西,别人哪儿能轻易给呢?


没什么门路的,别人肯定不认你。哪怕你面子大,拿到了名单,但许多信息早已过时,很多企业不是已经搬迁,就是破产倒闭了,剩下的那些,你又不知道哪个有搬迁意向,招个商,可谓大海捞针.....


说来说去,这事儿还是得自己动手。


我们以上海为例,在上海“淘”企业,我们需要拿到两份文件,一份是文章开头提到的《负面清单》;另一份是上海市产业结构调整协调推进联席会议办公室每年制定的《上海市产业结构调整重点工作安排》(下称“工作安排”)。


虽然这里面肯定没有企业的名单,但若细心挖掘,还是能找到许多有价值的信息。 而且这两份文件是政府公开发布的文件,比较容易获取。


2018版《负面清单》,涉及电力、化工、电子、钢铁、有色、建材、医药、机械、轻工、纺织、印刷、船舶、电信等15个行业,共541项内容(淘汰类337项、限制类204项)。(具体清单详见上海市经信委网站)


对于此类企业,上海市政府要求:


1、属于限制类、淘汰类的企业、工艺、装备、产品等以及环境污染违法情况的,按规定实施差别电价政策;


2、对《负面清单》中所列淘汰类的落后生产工艺、装备、产品,应按规定期限淘汰,届时一律不得生产、销售、使用和转移。如企业未按规定实施整改,相关信息将记入该企业信用档案,提供给上海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务平台。


3、对已列入国家相关目录但《负面清单》未包含的项目,仍严格进行限制或淘汰。


可以说,这些企业搬迁已经迫在眉睫,而且长三角地区肯定是重点目标。


首先,当长三角一体化升级为国家战略之后,(长三角)各城市与上海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对于企业而言,转移地原址更近,能够最大限度地保留原有市场和集聚资源,把企业搬迁的可能损失减到最低。


第二,在长三角一体化的背景下,包括嘉兴、慈溪、昆山在内的许多城市相继提出对接上海的诉求,并对上海转移来的企业给予足够优厚的政策保障。


第三,相比西部、东北等地,长三角地区的营商环境更为优质、技术型人才数量更多、经济和产业基础也更为殷实,更有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


《负面清单》给招商人员选定了行业,而《工作安排》已经给出了大致的招商方向。


我们以2017年的《工作安排》为例,2017年,上海市将实施调整项目1300项,重点区域16个,重点专项2个;行业上聚焦机械、普通建材、低端化工、纺织印染、钢铁、四大工艺。


《工作安排》对行业占比进行了适当分配(如下图),可以看出,机械、金属制品加工、轻工、化工等行业是上海淘汰的重点,针对这几个行业招商成功率更大;这1300个指标又被分解到9个区,每个区都有不同的侧重点和行业调整方向。


虽然政府没有公布具体到企业的名单,但是范围已经缩小很多了,我们再试着通过其他渠道来获取更详细的信息。


1、走访上海市相关镇、村一级政府。

2、通过中介机构获取信息。

3、参加上海市(负面清单)行业的展会、旁敲侧击,寻找相关企业。

4、通过网络搜索关键词,查询企业具体信息,登门拜访。


如此一来,来沪招商的对象便浮出水面了。


与上海类似,其他许多面临产业转型的城市也都会出台类似“淘汰产能名录”的相关文件,这些东西都是公开的,并不难找。(当然,最好要选择周边区域的城市招商,假如青海的到上海招,东北的去广州招,难度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