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市招大商的实践案例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5-08 11:02:19     |     浏览次数:

导读:三四线小城市如何从大城市虎口夺食?

众所周知,招商引资是经济发展的生命线。无论是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还是偏远山区的十八线小县城,都需要通过招商引资来推动城市发展。
然而,近些年,随着「马太效应」进一步加剧,三四线小城市的生存压力每日剧增。区域核心城市凭借交通、教育、医疗等优势资源,不断加码竞争力,三四线城市缺乏留住企业和人才的筹码,原有企业都要被不断挖角,还要从外面招商引资,难度可想而知。
可是,条件是艰苦,三四线小城市就只能坐以待毙,或者靠大城市剩下的企业过活吗?
今天园区在线(ID:YQZXGH)与大家分享几个三四线城市招商逆袭的案例,希望通过这些城市「虎口夺食」背后的经验,给奋斗在中小城市的一线招商人以一些启发。

正文:

环境招商(产业环境、生态环境、营商环境):浙江缙云—肖特集团

2017年,全球最大的光学玻璃制造商——德国肖特集团计划在我国投资建厂,苏州、无锡、常州等城都向肖特集团伸出了橄榄枝,并许以极具诚意的优惠政策。然而最终胜出的却是浙江偏远山区的小县城——缙云。

跨国巨头为何「另类」地选择这样一个小县城呢?

缙云与肖特集团的结缘于2012年,当年,肖特集团希望以特种玻璃研发技术切入中国市场,而缙云的新康公司(当年国内最大的药用玻璃瓶制造企业)正面临技术瓶颈,两家公司的诉求完美锲合,双方一拍即合,在缙云成立合资公司,从事新产品的研发生产。作为缙云县「腾笼换鸟」试点项目,政府在政策与资金上给予了极大便利,项目顺利落成。
按照常规的想法,招商引资,土地出让金和税收到账后,政府的任务就完成了。但缙云却敏锐地发现了健康医疗产业背后的隐藏机会,后续几年中,缙云秉承「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围绕健康医疗产业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招商。在肖特集团选址前,缙云就已经引进10多家链上企业,形成了良好的产业氛围。(原因1:超前谋划)。
肖特集团顺利落地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地优良的生态环境。缙云位于丘陵山区,虽然交通不便,但生态环境良好。而药品包装需要保证水、气纯净,缙云优良的生态环境让企业在净化水气上节约了大量成本。(原因2:扬长避短)
事实上,缙云与肖特的合作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其中产生的问题与矛盾都需要政府来化解,对此,缙云可谓不遗余力。有关部门在环评时发现该项目废气排放达不到「国标」,详细了解后发现是国家评定标准存在争议,政府便立即向省里反映情况,提出修改意见,经过一年多的反复争取,终于得到了肯定批复;2020年疫情之初,肖特新康承接了疫苗外包装的生产制造,但德国的专家却无法入境,缙云第一时间与商务部、民航总局、浙江省委省政府等部门联络,开了100多次对接会、打了无数个电话,终于敲定了专家来华事宜。(原因三:营商环境)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江苏昆山—梁子才

现如今,「做核酸,到昆山」已经成为业内共识,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昆山的小核酸产业是完全的「从无到有」。
2006年,昆山在既无战略优势、也无产业基础的情况下,逆袭苏州、无锡等区域中心城市,引进了北京大学的梁子才教授团队,直接拉动了昆山小核酸产业发展;如今昆山小核酸产业基地集聚了全国80%的小核酸服务及科研试剂供应和90%的小核酸原料和药物,成为了亚洲最大的研究基地。
昆山成功引进梁子才教授的原因有很多,但在园区在线(ID:YQZXGZH)看来,最大的秘诀在于招商人员的「专业」。
当年,为了发展小核酸产业,也为了与梁子才教授对话,招商局的干部用了整整两年来学习小核酸产业,当时亲临一线的招商局局长事后感慨:两年时间,自己完全是重新上了一遍大学。2006年,昆山干部与梁子才第一次会面,表现出的专业素养和对行业的理解力让梁教授极为震惊;而在推广该技术方面,政府能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投资方和客户介绍这些技术,很多方面甚至比科学家做得更好,这让梁子才大为叹服,直接促进了项目落地。
昆山发展小核酸产业的第二个秘诀在于当地政府面对新生事物展现出的非比寻常的魄力。
2007年,梁子才想建一个RNAi技术转化医学中心,要知道,当时的背景是GDP高于一切,小核酸技术离医药产业化还很远,不可能在短期内带来巨大利润。但昆山却即刻承诺,先行投资2个亿用于基建,以后每年追加2000万作为运行经费;此后,昆山虽经历4任市委书记、市长,但这个约定始终没变。

小城市的资本招商:湖北潜江——晶瑞股份

2019年,潜江通过资本招商,引进了光刻胶龙头企业晶瑞股份,成功落地15亿微电子材料项目。
这是县域经济一起典型的资本招商的成功案例。
2018年,湖北省从省级新旧动能转换母基金中单列100亿元,设立支持县域产业发展引导基金,用于发展县域经济,并选定潜江等9个市县作为先行试点区域。
说起资本招商、资本运作,很多政府不敢大胆去想,一是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和专业人才,二是怕做不好自己要担责。但潜江却敏锐地察觉到了资本的力量,选定微电子化学品行业作为第一个基金试点。
潜江曾是我国南方重要石油能源基地与化工基地,双氧水、盐酸、硫酸等化工原料资源丰沛,然而,随着石油资源的枯竭以及环保要求的日益提升,传统化工已经难以为继;而微电子行业有国家大力支持,战略意义重大,市场潜力无限,但其作为技术密集型、资金密集型产业,微电子有高投入、高产出的特点,一旦投入资金不够或投资分散,便难以形成规模效应。于是,潜江借设立县域产业基金的契机,拿着化工资源四处招商,最终将目标锁定在微电子化学品龙头企业晶瑞股份。
具体操作上,长江产业基金出资49%,基金管理人出资1%,地方政府配套资金50%,由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模式运营。基金管理人根据项目进度等情况来决定投放基金,优质项目盈利后,此前的投入再以股份置换、公司回购等市场化方式退出。

体制创新引来大项目:湖北荆门-长城汽车

2020年,湖北荆门与长城汽车达成投资协议,总投资60亿元、年产30万辆整车的投资协议,长城整车生产基地项目正式落户荆门。
据园区在线(ID:YQZXGZH)了解,长城汽车还只是荆门「逆袭」的缩影,仅2020一年,荆门便引进了隆平高科、正泰电器、正邦科技等10余家上市公司,招商成绩斐然。
回顾荆门的招商经验,其最大的秘诀在于招商体制的创新。
2017年,荆门提出了「六个一」产业链招商机制,建立一个产业、一个产业链行动计划、一张产业链招商地图、一支专业招商队伍、一个承载园区、一只基金,回过头来看,这一理念与当下流行的「链长制」有诸多相似之处。
2019年末,荆门第一次与长城汽车展开接触,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企业的投资节奏,这时,创新的招商机制便起到了作用,荆门采取「云招商」的策略,举办了20余次视频会议,以推进投资事宜;2020年7月,王祺扬履新荆门市委书记,并亲自挂帅招商引资工作领导小组第一组长,包联装备制造产业招商专班。市委书记带队,带领市委班子到长城总部考察;针对企业投资出现的问题,一把手直接出面协调,最终促成项目落地;当长城汽车落户后,政府又围绕长城汽车产业链,把汽车及零部件产业为招商方向,将市交通局等相关单位纳入汽车及零部件制造产业招商专班,利用其人脉关系大范围开展关系招商、全员招商。

放大同城效应:太仓—克恩-里伯斯

1993年,全球著名弹簧生产企业克恩-里伯斯的德资公司正在上海周边寻找投资设厂的商机。彼时德国汽车巨头大众汽车已经落子上海,上海、苏州、无锡等地都向其抛出橄榄枝,再三权衡之后,克恩-里伯斯最终把目光锁定在了太仓。
后来,克恩-里伯斯公司总裁斯坦姆道出了太仓的三点优势。
1、德国中心在太仓的用地规模和装修标准放到上海的话,成本可能是目前的六七倍,而费用环境恰恰是对德国中小企业非常重要的一方面;
2、太仓距离上海很近,企业所需的人才、资金、物流、信息流都能够有效接受上海的辐射;
3、相比于上海,太仓没有密集的高楼,没有堵车;道路两旁绿树成荫,路边的厂房外观颜色统一,非常符合德企的办公生活习惯。
最终,太仓的同城效应的优势打动了斯坦姆在太仓投资建厂。如今这家公司已经裂变出了7家企业,主打产品汽车安全带卷簧占据了世界60%的市场份额。

以商招商:浙江姚庄-泷泽机电

姚庄镇位于嘉兴市嘉善县北部,但就是这一个平白无奇的小镇,却引进了知名台资企业泷泽机电。
姚庄的成功招商有以下几个原因:
1、重视园区平台建设:历任姚庄政府领导极为重视园区,早在1995年,该镇便成立了姚庄工业园区,为当地企业发展和政府的集中施政提供了主平台;2014年,姚庄经济开发区升级为省级经开区。省级开发区设在镇一级,姚庄是第一个。姚庄以省级经开区为「金字招牌」,加速产业集聚和省级,成为了全镇重要的经济增长点。
2、招商思路始终如一:姚庄一直把精密机械产业作为其主导产业(姚庄早先的乡镇企业中就有精密机械相关产业),常年开展针对性招商,形成了良好的产业氛围与产业配套。
3、重视口碑传播:姚庄通过良好的服务,在企业圈层内形成良好的口碑效应。泷泽机电拟在大陆投资建厂的信息正是来源于园内台资企业旭阳精机。
4、找准「大腿」,姚庄镇镇长张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提到,姚庄招商先是「精耕上海」,90%企业和招商信息都是从上海获得的;再是「精耕台湾」,全镇有一百多家台资企业,基本都集中在精密机械行业。如果没有疫情,镇领导一年要去台湾招商两次;最后是「聚耕海外」,日本、新加坡以及一些欧美国家。

部分资料来源:
今日浙江、湖北日报、澎湃新闻等